娇妻似火:腹黑老公晚上好
情感电台
来源:本站
2019-06-13

娇妻似火:腹黑老公晚上好

正文第五章你偷人了[更新时间]2019-03-2119:07:05[字数]2040裴谨言勾起嘴角露出戏谑的轻笑,道:“不信。

”苏雨晴心累,翻了个白眼,不耐烦的说:“爱信不信,麻溜放开我。

”“我还是更喜欢你上回说的话。

”裴谨言说着,右手的五根手指头插进了她的发丝间,轻轻的撩拨。

苏雨晴厌恶的扭头,甩开了裴谨言的手,道:“我说什么了?”裴谨言低头,将脸埋在苏雨晴的脖颈之间,呼吸说话间的热气一股接着一股的打在苏雨晴的耳根后,弄的苏雨晴全身一阵一阵打冷战。 他轻轻的咬了一下苏雨晴的耳朵,暧昧的说道:“你说,我要。 ”苏雨晴瞬间羞红的脸,更加急于挣脱裴谨言的挟制,于是开始激烈的挣扎起来。

裴谨言的力量级别根本不是苏雨晴可以睥睨的,被压得死死的苏雨晴所有的挣扎都转化为了床板“咚咚”的响声。 “你再动,说不定就会把住在楼下的保姆吵醒。

”裴谨言警告道。 苏雨晴却不一点也不怕,反而用吵醒保姆威胁裴谨言,道:“这是谁家你心里没有数吗?一旦保姆发现我们俩,你就别想继续住下去。

”裴谨言笑了两声,嘲笑苏雨晴的天真。

黑暗中,他勾起的嘴角带着野性的美:“你得弄清楚现在的局势,我穿着睡衣,而你什么都没有穿,就算被人发现了,也完全是你主动投怀送抱,不知道苏叔叔会多生气呢。 ”苏雨晴忍无可忍,最后咬着牙警告道:“少废话,麻溜放开我。

”“我不放又怎么样?”裴谨言死死按着苏雨晴不放。 苏雨晴一口咬住裴谨言的脖子,裴谨言吃痛这才撒开了苏雨晴。 苏雨晴趁机赶紧从裴谨言身下钻出来,踉踉跄跄的跑下床,但不小心踩到了地面上散落的衣物,一个没站稳,摔在了地上,锁骨处磕在了地板上,留下一小片淤血。 “你个混蛋,趁早滚出我家!”苏雨晴低吼了一声,赶紧拿着自己的衣服逃离了房间。

裴谨言惬意的躺在床上,手指轻轻划过渗着鲜血的牙印,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自从这晚之后,苏雨晴摸准了裴谨言的作息,完全和裴谨言错开,不愿意见他。 有一天晚上,苏雨晴正在家窝着看韩剧,突然接到了季翊打来的电话,电话那头是他的朋友。 “季翊喝的太多了,你是她女朋友吗?快来接他一下吧,在米娅。

”季翊的朋友说道放下电话,苏雨晴赶紧换上衣服,以最快的速度赶往米娅。

裴谨言听见动静也立刻起身,偷偷的跟在苏雨晴身后。

一到米娅门口,苏雨晴就像脱了弦的箭一样,快步走进去,混在了人群之间。

裴谨言紧随其后,就仅仅是停个车的功夫,就已经找不到苏雨晴的身影了。

按照季翊电话里说的,苏雨晴很快就找到了摊在卡座上的季翊。

“季翊。 ”苏雨晴叫了一声,但季翊已经醉的不行,晃了晃头没有说话。 苏雨晴叹了一口气,喃喃道:“怎么喝了这么多。 ”季翊又高又壮,苏雨晴一个人扛着他十分地吃力,多亏了酒吧的服务员帮忙,才成功的把裴谨言带到了酒吧楼上的宾馆。

在大厅办理入住的时候,苏雨晴在季翊身上找身份证,突然季翊清新过来,抬手就给了苏雨晴一个结结实实的嘴巴。 力气真的很大,苏雨晴脸上瞬间泛起了一片红印,她无助的坐在座位上,难以置信的看着季翊问道:“你干什么打我?”季翊表情狰狞,五官都要皱到一起,他踉踉跄跄的走到苏雨晴身边,拽着苏雨晴领口,大声咆哮道:“你是不是背着我偷人了?”“什么?你胡说什么呢?”苏雨晴眼神亟亟的盯着裴谨言,越来越空洞,她不相信自己喜欢了这么久的人会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 “还不承认,你脖子上的红印是哪个男人吸的?”季翊双目瞪的老大,像烧红了的铜铃。 “那是摔的。

”苏雨晴大喊着解释道。

“放屁!”季翊又狠狠的把苏雨晴摔在沙发上:“摔能摔成这样,你这个下贱的女人,竟然背着我找别的男人,是我没满足你吗?”说着,季翊将苏雨晴按在沙发上,开始胡乱的扯她的衣服,虽然是午夜,但是大厅里还有个别来来往往的行人。 “季翊,你疯了吗?这有人。

”苏雨晴拼命的护住自己的衣服,声嘶力竭的嘶喊道。

季翊并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发狠的骂道:“没有人就可以这么对你了吗?果然是下贱,那就不如让大家看看你的真面目。

”苏雨晴叫的嗓子都哑了,但力量的悬殊差距让苏雨晴无法招架季翊的撕扯,身上的衣服也越来越少:“季翊你放开我,你个禽兽。 ”正在这时,一路打听的裴谨言终于来到了宾馆大堂。

他老远就听见苏雨晴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他立即动身,朝着季翊跑过去,一脚将正在施暴的季翊踹出去好几米。

“谁?谁不要命了?”季翊一脸茫然的坐在地上嚷嚷。 裴谨言左右甩了甩头,算松松筋骨。

他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苏雨晴身上,一边解衬衫袖口的扣子,一边冰冷而坚定的说道:“我看是你不要命了。 ”季翊从地上爬起来,朝着旁边啐了一口,挑衅道:“见义勇为也不先回去打听打听我是谁?”裴谨言嗤笑一声,语气平淡轻柔但却让人骨子里隐隐感到压迫和寒意。 “我不用打听,因为怕死的都认识我,像你这种都已经埋在土里了。

”裴谨言说道。 “吹大了。

”季翊说完,抬起拳头朝着裴谨言冲了过来。 季翊用的拙力,少了些灵活变通的巧劲儿,裴谨言稍稍往旁边一闪,就完美躲了过去。 由于惯性,季翊一时间没有刹住车,又朝着用力的方向栽了几步才站稳。

但这几步恰恰给了裴谨言充足的反击时间。

裴谨言转身朝着季翊的颈椎狠狠的敲了一下,这个位置非常脆弱,位置偏个一丝一毫可能就是瘫痪和昏迷的差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