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作家白雉山与黄鹤楼35年的情缘
情感电台
来源:本站
2019-08-06

八旬作家白雉山与黄鹤楼35年的情缘

  原标题:八旬作家白雉山与黄鹤楼35年的情缘  1985年,黄鹤楼重建准备开放时,他与黄鹤楼结缘,没想到这一情缘延续了35年,至今仍在继续中。

近日,记者从黄鹤楼公园管理处了解到,今年85岁的作家白雉山,向该公园捐赠了一批1985年黄鹤楼重建开放的史料。   白雉山15岁参加革命工作,历任文工团创作员、文化教员、记者、总编助理兼编辑部主任、宣传部长等职务,现已离休,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诗白雉山词学会顾问、武汉黄鹤楼文化顾问、华中科技大学国学院诗词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公开出版有《汉语新诗韵》《白雉山诗选》《烟雨阁诗钞》《烟雨阁楹联选集》和《名联三百副评注》等10余部专著。   7月底,楚天都市报记者来到武昌九龙井街的白雉山老先生的住所,了解到他与黄鹤楼结缘35年的故事。   216字长联写尽黄鹤楼风流  1985年6月,黄鹤楼重建拟开放前夕,白雉山被邀请为黄鹤楼楼区的诗词、楹联和其他文字进行审定。

谈起当时受邀的心情,现在的他仍然难掩激动,这仅仅是他与黄鹤楼情缘的开始。   文字校勘期间,他又被邀请为黄鹤楼撰写长联。

  长联字数多,讲究平仄对仗,不能有重字,越长越难写,怀着对黄鹤楼的热爱,白老花了半个月的时间,才完成了一副216字的长联,这副长联以黄鹤楼为中心,将黄鹤楼周边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概述其中,慨古颂今,历史感与现实感相结合。 随后,此联由书法家陈义经手书,刻板悬挂于黄鹤楼白云阁一楼正厅内,这副长联与黄鹤楼彼此呼应、相得应彰,已成为白云阁珍藏文化精品之一。

此后,白老又相继为黄鹤楼撰写了多副楹联。 如今,80多岁的白雉山,依然担任着黄鹤楼的文化顾问。   30多年来黄鹤楼是心中最重  这一辈子,黄鹤楼在我心中比任何东西都重要,怀着对黄鹤楼的这份感情,30多年来,白雉山一直默默地为黄鹤楼的文化传承作着自己的努力。

  2015年,山东两位大学教授,反映黄鹤楼黄鹤古肆楹联漏洞百出,引起白雉山的重视。   白雉山介绍,当时他就前往黄鹤古肆了解情况,发现少数楹联存在着很明显的常识性错误,如人生色相缤纷画艺术空间逍遥游一联中,人生色相与艺术空间根本对应不上,缤纷画与逍遥游更是毫不相关。

热狗披萨蛋挞派冷饮奶茶爆米花上联的四种食物,与下联的三种食物无法对仗工整。

这些相似的错误楹联在黄鹤楼黄鹤古肆还有好几处,当得知这些楹联是黄鹤古肆一条街的商家,请文化公司自行策划的,可白雉山还是向黄鹤楼管理处的负责人反映,坚持要求撤销掉这些漏洞百出的对联,因为它们也是黄鹤楼的脸面。

  几年前,白雉山已80岁高龄,被黄鹤楼楼方邀请校订《中国历史文化名楼系列文丛诗歌卷》中黄鹤楼部分时,当他发现存在不少错误时,有的差错还较严重时,他硬是花了一个多月时间,将里面的错误一一更正。

  黄鹤楼成就了武汉,武汉成就了黄鹤楼  凡是知道黄鹤楼的人,那他来武汉就必须来看黄鹤楼,黄鹤楼的影响可以这样说,武汉成就了一座黄鹤楼,黄鹤楼也成就了武汉,白雉山对记者说,大家心中对黄鹤楼崇拜情结,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

  黄鹤楼有这些魅力,白雉山认为,主要是黄鹤楼不仅仅是一座楼,还代表着中国文化的传承。

白雉山表示,他将用余生,继续守护呵护黄鹤楼,继续与黄鹤楼的情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