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似火:腹黑老公晚上好
情感电台
来源:本站
2019-06-13

娇妻似火:腹黑老公晚上好

正文第四章怎么老是你[更新时间]2019-03-2119:06:45[字数]2050在车上,季翊一直盯着前面的路,开的非常快,车内安静的掉根针都能听得见。 季翊是苏雨晴的青梅竹马,苏雨晴喜欢了他很多年,但是季翊却一直对她若即若离。 一向不把天地放在眼里的苏雨晴只有面对季翊才会展露出自己温柔的那一面。

苏雨晴小心翼翼的开口道:“你下次尽量不要和我爸产生矛盾了,你顺着他说,就当为了我。

”季翊一个急刹车,将车子停在了路边,语气咄咄逼人的说道:“我总是顺着他说,可是他呢?就只会以一味的找我毛病。 ”苏雨晴见季翊情绪如此激动,赶紧安慰道:“好了好了,我们不提了,看电影去吧。 ”季翊似乎是还想说什么,但是抿了抿嘴唇,没有说,沉默的接着开车。 到了电影院,为了骗过苏父,苏雨晴真的包了一场电影,本来想跟季翊借此机会享受二人世界,但是开场没一会儿,季翊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季翊看了一眼备注,立即起身躲到很远的地方接听,其实苏雨晴看见了上面的备注是个女人的名字,上次在局子里给季翊打电话的时候,接的也是一个女人。

“公司有事情,我得回去。

”季翊挂断电话之后走回来和苏雨晴说,言语中竟然找不到一丝愧疚。

“那我怎么办?”苏雨晴有些不悦,质问道。 “你可以自己看,叫朋友来都行,不耽误了,我得走了。

”说完,季翊转身就要走。 “不要走!”苏雨晴站起来激动的扯住季翊的衣袖,苦苦挽留道:“可不可以不要走,就陪我看一场电影好不好。 ”“苏雨晴,你别闹,放开我。 ”季翊语气中净是不耐烦。

苏雨晴只好放开抓着他一副的手,眼睁睁的看着季翊离开。 季翊走了,苏雨晴根本无心看电影。 来的时候是季翊驱车送她来的影院,现在正值上下班高峰期,打车也是难上加难。

苏雨晴失落的站在电影院门口,打了个电话给家里,让管家派人来接自己。 等了没一会儿,一辆车缓缓的停在苏雨晴面前。 车窗缓缓摇下来,露出了一张让苏雨晴最不想看见的脸。 “上车吧,我送你回家。

”裴谨言说道。

苏雨晴礼貌的拒绝道:“不用,我等管家。 ”裴谨言从车里帮苏雨晴打开门,说:“还是上来吧,管家不回来的,是你爸让我来接你的。

”苏雨晴将信将疑,满眼怀疑的看着裴谨言,问道:“真的是我爸让你来的?”“真的,不然我怎么知道你在这里的?”裴谨言说道。

苏雨晴望了一眼拥挤堵塞的交通干道,在断定自己打车回家这条路是行不通以后,苏雨晴还是选择了上了裴谨言的车。

“谢谢。

”苏雨晴疏离礼貌的说道。 “季翊呢?怎么会提前走了。

”裴谨言是明知故问,刻意嘲笑苏雨晴。 苏雨晴听出来了他的语气不对,只是低着头玩手机,不予答复。 到了苏家门口,苏雨晴又说了一声谢谢,便下车要进门。

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裴谨言居然跟在她后面一起准备进门。

苏雨晴赶紧堵在门口,伸出食指戳在裴谨言的胸腔正当间,没好气的说道:“哎?你干什么来?时间不早了,你赶紧回家吧,不用进来坐一坐了。

”裴谨言伸手握住苏雨晴的手指,拉着苏雨晴手一起进了门,边走边说:“我现在住在苏家,是苏叔叔同意的。

”“什么?”苏雨晴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大吼一声:“我英明神武的爸爸就算得了老年痴呆也不会允许你住进来的,你胡说!”“咳咳...”苏父在一旁尴尬的咳嗽了两声道:“我还没有得老年痴呆。 ”“爸,你评评理,这个人非要住在我们家。 ”苏雨晴气得不行,迫切的扭头向苏父询问。 苏父胳膊肘向外拐,训斥苏雨晴道:“什么叫裴谨言非要住在我们家,是我请他住在我们家的。 小晴你不要闹,好好对待客人。

”苏雨晴看了看苏父那笃定的表情,又扭头看了看裴谨言那由内而外散发的得意洋洋的样子,只好忍着着一口恶气,转身气哄哄的回了房间。

家里住着一个能说会道能走会跳的人生污点,苏雨晴压根就不想回家,每天都是起早就出门,下半夜才回家。 苏雨晴的闺蜜徐可最近刚刚处理完交通事故,为了庆祝徐可失而复得的保险杠,苏雨晴和徐可两个人在酒吧里从新闻联播一直喝到午夜鬼谈。

神志不清的苏雨晴回到家里的时候,连保姆都睡了。 她怕吵醒家人,没敢开灯,摸着黑往二楼走。

平日里苏雨晴很随意,想睡哪间房就睡哪间房,这次她全然忘记了家里还住着一个外人,随手推开的门,不偏不倚正好就是裴谨言睡的那间房。

“啊,别客气,再给我开一打啤酒!”苏雨晴含糊不清的说着,从进门开始就不停的脱衣服。

裴谨言睡眠本来就浅,在苏雨晴开门的那一刹那就已经醒了过来,并且翻过身,注视着苏雨晴脱衣服的全过程。

本来这个季节,身上衣服穿的就不是很厚,等苏雨晴走到床边上的时候,身上也就剩了没几件了。 “啊...我的床。 ”苏雨晴惬意的大喊一声,整个人呈一个大字一样,朝着床扑了上来,结结实实的躺在了裴谨言的身上。

“哎?这床垫怎么这么硬啊...”苏雨晴喃喃的说着,还不停的用身子去磨蹭,估计是想把床拱出一个坑,好睡得舒服一点吧。 苏雨晴倒是神经大条没有察觉出来,但是裴谨言被苏雨晴肉贴肉的撩拨起了兴致。 他反手将苏雨晴从自己身上扯下来,压在了身底下。 直到苏雨晴的脸和裴谨言的脸只隔着一层三十厘米厚的空气时,苏雨晴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又走错房间了。

苏雨晴直勾勾的看着裴谨言的眼睛,听着裴谨言浓重的呼吸包围着整个自己,瞬间酒醒了不少,她慢吞吞的说:“如果,我说我又走错房间了...你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