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海斌:中国3月制造业PMI重回50临界点以上
情感电台
来源:本站
2019-06-14

朱海斌:中国3月制造业PMI重回50临界点以上

  作者:摩根大通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和大中华区经济研究主管朱海斌  3月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数据优于预期:中国国家统计局制造业PMI提升个百分点至,财新(Markit)制造业PMI提升个百分点至。

广泛的改善反映了更多支持增长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带来的影响。

目前仍保持第一季度%(季调后环比折年)的增速预测不变,但是将第二季度增长预期上调至%(季调后环比折年)。 全年GDP增长预期从%上调至%。

    中国国家统计局和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编制的中国3月制造业PMI数据优于预期,升至(摩根大通:;市场普遍预测:),而2月份为。

自去年8月以来中国国家统计局制造业PMI首次超过50临界点。 3月中国国家统计局制造业PMI主要数据广泛改善,包括生产(+个百分点)、新订单(+个百分点)、新出口订单(+个百分点)、从业人员(+个百分点)和主要原材料购进价格(+个百分点)。     3月财新(Markit)制造业PMI上涨个百分点至,此为自2015年3月以来的最高数据。

具体而言,改善同样较为广泛,包括产出(+个百分点)、新订单(+个百分点)、新出口订单(+个百分点)、从业人员(+个百分点)、原料价格(+个百分点)和产出价格(+个百分点)。

    此外,3月中国国家统计局非制造业PMI也回升至,抵消2月降幅之外还有一些增长(2月下降个百分点至)  3月PMI报告的主要特征  3月PMI报告中令人鼓舞的数据部分源于对2月低于预期的数据的补偿。 尽管如此,如此大规模的改善不止是季节性因素的修正,更反映了自15年下半年以来更多支持增长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带来的影响。   除产出和订单两大分项指标有所改善之外,3月PMI报告还有以下几点值得注意:  ·3月中国国家统计局制造业PMI的主要原材料购进价格升至,为2013年3月以来最高数据。 与之类似的是,财新PMI报告也指出,原料和产出价格分项指标均升至超过50的临界点,自2014年8月以来首次超过50。

其中的推动原因包括近期全球油价的回升、几大生产原材料的价格反弹(如:铁矿石和铜)以及国内若干主要工业产品(如:钢铁、水泥、煤炭)的产量削减。

PPI通缩幅度可能在近期缩窄,对于工业领域是一则正面消息。   ·在中国国家统计局和财新制造业PMI报告中3月从业人员分项指标均有小幅上涨,部分抵消了就业市场上对于经济增速放缓和经济结构调整日益增长的顾虑,尤其是去产能方面的工作带来的顾虑  ·在两份PMI报告中,出口订单数据均有所改善,尽管来自中国国家统计局的信息似乎更加令人振奋(自2014年10月以来首次超过50临界点)。

这意味着,3月的贸易活动可能已经从1-2月非常疲软的情况中有一定程度的复苏,但是整体上在全球需求方面仍存在非常多的不确定性。 国内需求方面的稳增长压力依然比较大。     增长前景展望:上调第二季度增长预期  优于预期的3月PMI报告反映了自2015年下半年以来实施的宏观经济调整已经开始生效。 自2015年第三季度以来此类调整已经从财政方面开始实施,包括去除非计划的财政拖累(通过更高的财政赤字、政策性银行贷款、规模扩大的地方政府债务置换计划、为降低某些行业的税负而进行的税收改革)、货币政策支持(降息、信贷支持及有针对性的定量措施)及行业政策(如:对新项目加速审批)。

稳增长已经成为近期的优先政策考量。

    此前已经预测第二季度的增长势头会有所改善。 考虑到3月PMI报告,将第二季度GDP季调后环比折年增速预期从%上调至%(经季节性调整),并对第三季度和第三季度增速进行微调,分别调整为季调后环比折年%和%(此前均为%)。

2016全年增长预期从%上调至%。

    改善的增长前景反映了逆周期宏观经济政策带来的影响,但是与此同时,它也引发对未来几年结构性改革步伐以及金融稳定性方面的影响产生的担忧。

过剩产能和高杠杆(尤其是在公司领域)是中国结构性改革需要面临的两大挑战。

政府对削减过剩产能予以高度重视,但是由于需要管理增长和失业的相关压力,产能调整的速度可能落后于此前计划(例如:1月将钢铁产能调整的时间表从3年延长至5年)。

更大的担忧是在金融方面:因为信贷增速持续超过名义GDP增速,经济体系中的非金融债务的规模(占GDP的百分比)将继续上涨。 社会融资规模(TSF)的同比增速,如果根据地方政府债务置换计划进行调整,已经从2015年年中的%升至今年2月的%,可能会在今年达到15-16%。

多个政策目标(增长、再平衡和金融稳定)之间的平衡将要求谨慎使用逆周期的宏观经济政策、结构性改革的进一步推进及监管框架的改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