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家族诗人巴山一民诗集《梦回营盘》出版附《序》
情感电台
来源:本站
2019-08-07

土家族诗人巴山一民诗集《梦回营盘》出版附《序》

巴山一民(陈义)把《梦回营盘》发给我,要我为其写序。

近年来,我的创作都慢了下来,更不要说写序这类文字了。

可作为朋友,大概在一两年前,巴山一民就给我说起过这事。 当时我没多想就答应了,可却很久调动不起情绪,一直没有写,弄得我都很有些不好意思。

直到巴山一民要出版这本诗集了,才没有办法再继续往后推了。

前几年,我在水富县文联主持工作,并且还编着一本刊物,偶尔也发一些他的作品,但并不知道他在哪里。

直到有一天,巴山一民来我们办公室,才知道这几年,他一直都在水富,并且作为向家坝水电站的建设者,正夜以继日地工作着。

通过深谈,才知道他的老家在湖北恩施,还是土家族。

我明显感觉到,在他身上确实有土家族男人的那一份纯真和单纯,这是我乐于交往的朋友。

当下,写乡愁的诗似乎多了起来,巴山一民也不例外。

我觉得,现在社会发展快,人口流动和迁徙很容易。 这个时候,人的心灵就需要慰籍,灵魂也需要有所皈依,乡愁便自会应运而生。

在我看来,《梦回营盘》就是这样的一部诗集,这里面有不少篇什,就是写乡愁的,读过,会觉得这乡愁浓得来化都化不开。 就比如这首作为诗集名称的《梦回营盘》:多年没有回过∕故乡的营盘∕没有听过营盘的山歌∕没有看过那条湾湾的小河∕昨夜∕我在梦里∕和一个懂营盘的人∕摆起龙门阵∕摆八仙池扯后沟∕谈五峰山侃翻水洞∕一直扯∕扯到鸡叫三遍∕才到河那边的叶家湾∕他三杯白酒下肚把手一挥∕要去看看凤凰山∕我们只好借着一束月光∕从他乡出发∕拼命的赶我知道,巴山一民这些年远离湖北恩施,远离故土,一直都在外面打拼。 他不仅在水富参加建设向家坝水电站,而且还到贵州、广西,后又转战湖北,做他的监理工程师,脚踏实地地做好工程监理。 这些工程除了在大江边,也可能在深山里,需要经常阔别自己的娇妻和爱女,那一份艰辛和思念,是可想而知的。 我相信,在巴山一民的基因里,确实深藏得有诗歌,但真正促使他写诗歌,写出这么多诗歌来的,却是他那一份沉甸甸的生活和浓浓的乡愁。 以至于他会在睡梦中梦回营盘,梦见和一个懂营盘的人谈天说地,叙说八仙池、后沟、五峰山、翻水洞和叶家湾,还要借着月光去看凤凰山,并且是从他乡出发,因此要拼命的赶。

我想这大概也只有在梦中才能做到。 我在读这首诗的时候,可以说是小心翼翼的,生怕一不留神就会惊扰了诗人回乡的大梦。

还有这首《撑船少年》:这个撑船的少年∕用一根竹竿使劲的撑∕才把水面撑起一些浪花∕到了海子的中央∕才知道他的皮肤年龄∕是阳光和湖水煮熟的∕看他用一根竹竿∕把一叶小舟∕打理得来去自如∕宛如一条飞起的鱼∕时而在天际∕时而在水面诗人现在已是中年,他写这首《撑船少年》,为的就是要记述曾经在营盘的那一段少年时光。 这个撑船的少年,把小船打理得来去自如,就像飞起的鱼,时而在天上,时而在水面。

我觉得这个意象是唯美的,有很强的现场感。

但读过这首诗,读出的却是浓浓的乡愁,看看现在的青少年是怎么度过的,我们就知道再也回不到从前。 撑船少年只会在诗人的笔下,只会在诗人《梦回营盘》这本诗集里。

关于故乡,更多的人还是愿意把出生和长期居住过,把祖祖辈辈繁衍生息过的地方,称之为故乡。 在我读《梦回营盘》这本诗集的很多篇什以后,我都很真切地感受到,巴山一民是把这样的衣袍之地视为故乡的。

甚至我从巴山一民这个笔名,就能读到这种刻骨铭心的故土情节。

但是,他对故乡的理解,同时也是开放的,并不是一味的抱残守缺,守着狭隘的故乡不放,而是非常真诚地把他乡也看作故乡。

通过理解、融入,在爱他乡的同时,也得到他乡的爱,这个他乡和故乡,在巴山一民这里,已经没有太多区别。

像他在水富工作期间写的这首《我家在水富》:夜和往常一样∕走得不紧不慢∕长长灯影从水底穿过金沙江∕打着一浪接一浪的呼噜∕∕我在沿江的街灯下用眼睛倾听∕左听沸腾的人声和广场的舞步∕右听从梦里扯了出来的夜∕在月光下吱吱地响∕∕远处飞来一束红绿灯光∕宛如一把锋利的刀子∕割断麻将的喉咙∕切断一大堆酒和妖艳的故事∕让夜安静祥和∕∕只有扫帚的声音∕还在环卫工人手里∕捏成一把汗我不知道诗人在水富住了多少年,但如果没有对水富这一份真切的爱,我想是写不出这样的诗句来的。

像长长的灯影、金沙江、街灯下用眼睛倾听、沸腾的人声和广场的舞步这些意象,走在水富,你确实能够真切地感受到。 还有红绿灯光、锋利的刀子这些意象,是为了割断麻将的喉咙,切断一大堆酒和妖艳的故事,诗人看到的是水富的安静和祥和。

还有扫帚在环卫工人手里,被捏成了一把汗,这体现了诗人对普通劳动者的尊重。 在我看来,这些都是诗人浓浓的故乡情结在起作用。 我是相信文如其人的,至少巴山一民是这样。 在我看来,《梦回营盘》里的诗,都是朴实如他本人的诗句,这从我前面解析的几首诗里,就能很真切地看出来。

或许,有人会不喜欢巴山一民的诗,觉得他写得有些直白,不够含蓄,甚至还有些不够大胆。 近年来,诗坛上确实很热闹,有不甘寂寞无病呻吟的,也有横空出世狂放不羁的,很有些让人眼花缭乱。

可巴山一民却非常安静,他除了要做好他的监理工程师,有空回家携妇将雏,就是安静地写他的诗歌。 也许,巴山一民的诗歌,不属于那种大呼大嗡的诗歌,不会引起太多人的关注,只会属于像我这样的人才会喜欢。 但平平淡淡才是真,诗坛同样需要这样的诗歌。 正是出于这样的原因,我愿意为巴山一民写下这段读后感一样的序言。 当然,巴山一民这本《梦回营盘》,除了写乡愁,当然也有写其他的。

譬如山水,譬如人文,诗人更多的是在写生命体验,写探索生命的种种可能。

因此,他的诗句虽然看上去朴实无华,可你却分明感觉得到她的热度。 我觉得有温度的诗歌,才是有意义的诗歌,《梦回营盘》就是这样的一本诗集。 在这里,我不想说得太多,我想更多的,还是应该交给喜欢这本诗集的读者去评说才好。 这篇文字拖的时间太长了,很可能会已经影响到巴山一民正常出版这本诗集。

还有在写这篇文字时难免会以偏概全,或者会说得不到位,这里也需要一并请诗人巴山一民海涵。

是为序。

(作者系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昭通市作家协会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