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满藏南山坡的野花 十五剿匪战斗
情感电台
来源:本站
2019-06-10

开满藏南山坡的野花 十五剿匪战斗

周排长看到连长左手捂着紧系着皮带上的在流血的肚皮,就要跑近坡顶;多个跑在他的两边,好像还有几个战士已经跑过他;他们开枪了,好像在非常快的进攻动作时,就开枪了。 土匪头梁二巴看到了。

他一下从一个土匪的手里抢过机枪,嘴里大骂道:“汉人军队,来呀,都跟老子来呀!”非常机敏的瞿连长看到站起身的梁二巴,十分凶恶用机枪打他们。

赶快打一枪,子弹打伤了梁二巴的右肩膀;他身子晃了下,右膀子痛的他拿不起机枪。

瞿连长再次紧急开枪。 又一个土匪看见瞿连长左手捂着有血的肚皮,就开枪,打伤了瞿连长的头,瞿连长就扑倒在地。

然后,几个跑在前面的战士,他们打死了几个土匪,也被土匪打死。

看到自己的连长再次受伤。

胡排长带着战士们上来了。 他看到了在坡顶石头上一个操作机枪的土匪,还有在机枪旁,把自己的脸紧紧压缩在与石头齐平的土匪头梁二巴;就紧急朝这一点开枪。 他发出的子弹,打中操作机枪的土匪,机枪就倒落。

然后他听到了梁二吧在大骂什么?之后,梁二巴不起身操作机枪,喊道:“刘二子,快起来打汉军!”“好好!”然后,叫刘二子的长脸土匪把身子慢慢伸出石头平面,他看到了就要跑近的解放军,包括已经带人跑到西侧面的解放军副排长。 副排长看见梁二巴脸上在流血,应该是他打中的。

这时,有几个战士就跑上去了。

周排长看见他们发出的子弹打死了个把土匪;有几个战士就接近趴有土匪的山顶边,被迎面打死,好像好不容易到了山顶,看到胜利的兆头了,就把打死。

而在石头上打枪的土匪刘二子又枪了,打到刚跑到周排长身边的一个战士的胸部上。

周排长赶紧把这个战士扑倒在地,具有丰富作战经验的他意识到:如果这战士没有倒,那么,上面的土匪,还要开枪打他的。 “排长。 ”这战士说。

“你躺着不动,看来,你伤在胸部上。 ”“排长,我恐怕打不了。 ”“好好躺着。

”说完,胡排长就起身,向坡顶上土匪跑去。

他也看到一些战士要跑近。

有些土匪出现了慌乱,就马上后跑。

胡排长看见了梁二巴,还在向跑近的解放军战士打枪,梁二巴要把解放军打死的更多。 胡排长就马上射击,他看见梁二吧一下中弹了,不只是他,还有别人打的。

这正面的火力就几乎弱了。 这时,所有土匪有被打死的,有赶快逃跑的。 胡排长跑近了几块土石,看到上面和地上躺着几个土匪,脸上、身上、还有血。

在土匪前面的地上,有十多个被打死的解放军战士。

他非常的悲鸣!想到战士这次打掉了土匪,就为胜利而欣慰。 他走过一块石头,看到仰躺在地上的黑衣敞开,露出其肥厚光滑的肚皮,头部在流血的梁二巴,胡排长觉得他已经死了,就刚要走过去,他听了咳嗽声,一惊,就回身过来。 躺在地上的梁二巴已经抬起手枪,开枪了,他连续开了三枪,子弹射进了胡排长胸部一颗,有两颗射到到胡排长紧系着黄绿色皮带的肚皮上。 他身子嗦了几下,双手捂着肚皮就倒在地上。 几个在一侧的战士看到场面,跑过来,把梁二巴打死……十二。 在这次甘南剿匪中,解放军一排长周子旗牺牲,瞿强连长重伤。

后来,三个解放军战士袁振杰、张维浩,王鹏辉还参叫了一些剿匪行动,到一九六二年,就是最近,随着部队转战到西藏边防部队。 是一九六二年十月十八日。 今天,部队下达了向印度侵略者进行反击的命令。 明天下午有多个部队就要出发。 需要出发的是张维浩和王鹏辉。 而袁振杰行动在后。 晚上了,三个十分亲密的战友呆在营房里。

明天就要上战场了,几个战士心绪复杂不平静。 “这次,是你们战场了。 ”性情非常活泼的、已经具有成熟解放军气质的袁振杰对两战友说。 这次,他的行动在后轮。

再次面临上战场,张维浩和总是话少的王鹏辉已经不再紧张,但是不平静,他们参加过甘南剿匪,尽管,都打过多次仗;但是,每次战斗都是老兵在前;那是有连长的照顾。 现在,自己成了老兵了,又一次打仗来了,是去和印度人打,这又是一次生死的考验;两个战士,已经做好了战死的准备。

解放军战士直面着可怕的死亡;但是,他们尽管是人,更主要是一一一人民的战士,保卫自己的国土和人民是他们的神圣使命。 “上就上。 我们不上还是人民的战士吗?”张维浩说。

王鹏辉也点了点头,他觉得自己就应该是这样的军人。 “我真想和你们一起去!”袁振杰说。

可惜,他将在后一轮参加战斗。 “你只有等后一轮。 ”张维浩说。

袁振杰说:“打起仗来,你俩一定要小心。

我就在大门口等你们回来。 ““”“要不了很久。

最多明天就有结果。

”张维浩说。

打仗是多的,而军人要么胜利回来,要么被抬回来,要么战死。

这时三个战友都阴郁如压了一块石头,脸面上是轻松,还带些笑容,都知道,明天下午16点,他们的七连就要出发到藏南打击盘踞在西藏边境我方这一面的势险地势上的印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