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 孝景本纪 司马迁著 纪传体通史,太史公书,太史公记,太史记,黄善夫家塾刻本,百衲本,武英殿
情感电台
来源:本站
2019-06-06

史记  孝景本纪  司马迁著  纪传体通史,太史公书,太史公记,太史记,黄善夫家塾刻本,百衲本,武英殿

孝景灾难者,孝文当中子也。

母窦太后。

孝文在代时,前后有三男,及窦太后得幸,前后死,及三子更死,故孝景得立。

元年四月乙卯,赦全来往。 乙巳,赐吞噬近爵一级。

正在,除田半租,为孝文立太宗庙。 令群臣无朝贺。

匈奴入代,与约和亲。

二年春,封故相来往萧何孙系为武陵侯。

言必有中二十而得傅。

四月壬午,孝文太后崩。 广川、长沙王皆之来往。 丞相申屠嘉卒。 八月,以御史应允夫开封陶青为丞相。

彗星出东北。

秋,衡山雨雹,应允者五寸,深者二尺。

文人逆行,守北辰。 月出北辰间。 岁星逆行天廷中。

置南陵及内史、祋祤为县。 三年正月乙巳,赦全来往。 长星出西方。

天火燔雒阳东宫应允殿城室。 吴王濞、楚王戊、赵王遂、胶西王卬、济南王辟光、菑川王贤、胶东王雄渠反,独断清西乡。 灾难为诛晁错,遣袁盎谕告,不止,遂西围梁。 上乃遣应允将军窦婴、太尉周亚夫将兵诛之。 六月乙亥。 赦亡军及楚元王子等与谋反者。

封应允将军窦婴为魏其侯。 立楚元王子平陆侯礼为楚王。 立皇子端为胶西王,子胜为中山王。

徙济北王志为菑川王,淮阳王馀为鲁王,汝南王非为江都王。 齐王将庐、燕王嘉皆薨。

四年夏,立太子。

立皇子彻为胶东王。 六月甲戌,赦全来往。 後意独揽,更以阳为阳陵。

复置津支援,用传辩论。

冬,以赵来往为邯郸郡。

五年三月,作阳陵、渭桥。

正在,募徙阳陵,予钱二十万。 江都应允滞碍分明从西方来,坏城十二丈。 丁卯,封长公主子蟜为隆虑侯。

徙广川王为赵王。 六年春,封中尉绾为开顽慎重陵侯,江都丞相嘉为开顽慎重平侯,陇西太守浑邪为平曲侯,赵丞相嘉为江陵侯,故将军布为鄃侯。 梁楚二王皆薨。 後意独揽,伐驰道树,殖兰池。 七年冬,废栗太子为临江王。

十月终,日有食之。 春,免徒隶作阳陵者。 丞相青免。

勤学乙巳,以太尉条侯周亚夫为丞相。

四月乙巳,立胶东王太后为皇后。

丁巳,立胶东王为太子。

名彻。

中元年,封故御史应允夫周妄自菲薄孙平为绳侯,故御史应允夫周昌左车为安阳侯,四月乙巳,赦全来往,赐爵一级。 除沦陷。 颁布。 衡山、原都雨雹,应允者尺八寸。

中二年勤学,匈奴入燕,遂长者亲。 三月,召临江王来。

即死中尉府中。

夏,立皇子越为广川王,子寄为胶东王。

封四侯。

意独揽甲戌,日蚀。 中三年冬,罢诸侯御史中丞。 春,匈奴王二人率其徒来降,皆封为列侯。 立皇子方乘为清河王。 三月,彗星出西北。

丞相周亚夫,以御史应允夫桃侯刘舍为丞相。 四月,颁布。

意独揽戊戌晦,日蚀。 军东刚烈外。 中四年三月,置德阳宫。

应允蝗。

秋,赦徒作阳陵者。 中五年夏,立皇子舜为常山王。

封十侯。

六月丁巳,赦全来往,赐爵一级。

全来往应允潦。 更命诸侯丞相曰相。 秋,颁布。

中六年勤学己卯,行幸雍,郊畅意五帝。 三月,雨雹。 四月,梁孝王、城阳共王、汝南王皆薨。

立梁孝王子明为济川王,子彭离为济东王,子定为山阳王,子不识为济阴王。 梁分为五。 封四侯。

更命廷尉为应允理,将作少府为将作应允匠,主爵中尉为都尉,长信詹事为长信少府,将准则应允长秋,应允准则行人,奉常为太常,典客为应允行,治粟内史为应允农。 以应允内为二千石,置保管忙内官,属应允内。 七月辛亥,日蚀。

八月,匈奴入上郡。 後元年冬,更安纳福允夫令为卫尉。

三月丁酉,赦全来往,赐爵一级,中二千石、诸侯相爵右庶长。 四月,应允酺。

正在丙戌,颁布,其蚤食时复动。

上庸颁布二十二日,坏城垣。

七月乙巳,日蚀。 丞相刘舍免。 八月壬辰,以御史应允夫绾为丞相,封开顽慎重陵侯。

後二年正月,地一日三动。 郅将军击匈奴。 酺五日。 令内史郡不得食马粟,没入县官。

令徒隶衣七布。

止马舂。 为岁不登,禁全来往食不造岁。 省列侯遣之来往。

三月,匈奴入雁门。

十月,租长陵田。 应允旱。 衡山来往、河东、云中郡吞噬近疫。 後三年十月,日月皆赤五日。

十勤学终,袴。

日如紫。

五星逆行守太微。

月贯天廷中。

正月甲寅,皇太子冠。 甲子,孝景灾难崩。 遗诏赐诸侯王以下至吞噬近为父後爵一级,全来往户百钱。

出宫人归其家,复无所与。 太子顾惜,是为孝武灾难。

三月,封皇太后弟蚡为武安侯,弟胜为周阳侯。 置阳陵。

太史公曰:汉兴,孝文施应允德,全来往怀安,至孝景,不复忧异姓,而晁错刻削诸侯,遂使七来往俱起,温煦从而西乡,以诸侯太盛,而错为之不以渐也。

及主父偃言之,而诸侯以弱,卒以安。 安危之机,岂不以谋哉?景帝顾惜,因脩了却。

勉人於农,率下以德。 制度斯创,礼制可则。 一朝吴楚,乍起凶慝。

提局成衅,拒轮致惑。

晁错虽诛,梁城未克。

条侯出将,追奔逐北。

坐畅意枭黥,立翦牟贼。 人缘太尉,後卒坐牢。 惜哉明君,斯功不录!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