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大间谍 第一五九章 瞒天过海 无弹窗广告 小书窝
情感电台
来源:本站
2019-07-09

民国大间谍  第一五九章 瞒天过海 无弹窗广告 小书窝

当前位置:>>民国大间谍第一五九章瞒天过海作者:书名:类别:更新时间:字数:  聚源茶馆二楼听潮阁。

  这是一间豪华包厢,除了外间的大茶室,屏风里面还有个小茶室,方便客人谈一些私密的事情,并且这个小茶室,另外有一道门,可以直通外面。

  并不奇怪,茶室,本来就是很多才子佳人露水姻缘幽会的地方,这种设计,为的就是防止捉奸。   沐幼安就坐在外间的椅子上,一口一口慢慢啜饮着香茶,耿朝忠和王剑秋则坐在小茶室里,静静的等候。   “六哥,有点不对劲,怎么人越来越多了?”王剑秋看着窗外不断走入的人,疑惑的说道。   “确实不正常。

”耿朝忠也愁眉不展。

  “要不要把人撵出去?”王剑秋提议道。   “不行,”耿朝忠抬腕看了看表,“现在已经十点二十了,如果那个游无魂提前到了,一定会发觉不妥!”  “但现在这样,游无魂也一定会觉得不妥!”王剑秋也有点急了,这次的任务,总是碰到各种意外情况,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今天的事情可能要黄。   “嗯.......”耿朝忠沉吟了一下,开口道:“给我把林老板叫过来!”  ......  “处座,今天这事情恐怕是......”那边唐纵也把最后“要黄”两个字吞了下去,“您看,这么多人,那是明摆着有问题,游无魂要是不傻,那是一定不会来的。

”  戴雨农何尝不知道?但现在这种情况,他又有什么办法?  难道把人都赶走?谁知道来的人里面,有没有游无魂?  “看看吧,看看方科长那边能不能想出什么办法。

”  戴雨农也无语了,政保处得到消息不奇怪,毕竟沐幼安失踪,作为沐幼安的相好,曹光远很可能第一时间发觉,来沐幼安家附近找人一点也不奇怪,但奇怪的是,党调处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  这帮混蛋,摆明了是要坏自己的好事,戴雨农心里暗暗发狠,此事一了,一定要到校长面前告徐恩曾一状!  就在这时,茶楼外面突然挂起了一张条幅,上面写着四个大字:  “今日酬宾。 ”  紧接着,一个伙计站在了门口,拿出着一份报纸一圈,当成喇叭高喊道:  “各位乡亲父老,聚源茶馆为了感谢街坊邻居一直以来的支持和厚爱,林老板决定,今天全天茶水免费,大家可以放开了喝!”  哄的一声,周围街坊邻居一下子炸了营,这聚源茶楼可是鼓楼区数得着的高档茶馆,平日里就像是门前横幅挂的那样: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今天居然免费!  霎时间,所有人都抛下手中活计,一窝蜂的涌向了聚缘茶楼,唐纵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喃喃自语道:  “这是以毒攻毒?”  “这样也好,至少,人再多,也没有人怀疑有问题了。

小方不错,有点急智。

”戴雨农赞许道,顿了顿,戴雨农突然开口道:  “走,咱们也去凑凑热闹!”  “老板,恐怕有危险!”唐纵连忙劝阻。   “怕什么,给党调处和政保处个胆子,他们敢动我一根毫毛?”戴雨农不屑道。

  茶馆二楼,耿朝忠看到戴雨农穿着便衣,领着唐纵和一个保镖也往这边走过来,心里面不由得暗暗叫苦,戴老板一来,很多事情可就不好做了!  这老戴,怎么老是不按常理出牌!  耿朝忠心中焦灼,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已经十点半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行动马上就要开始,但戴老板在这里,自己怎么脱得开身,更不可能动手脚!  时钟不紧不慢的走着,十点四十五分的时候,戴雨农也走进了耿朝忠所在的隔间,而一墙之隔的屏风后,沐幼安依然在静静的喝茶。   时间距离十一点钟越来越近,政保处的人在静静的守护着沐幼安的房间,他们的任务很简单,就是保护沐幼安不受到伤害。   党调处的人也聚集在一个房间,他们的任务也很简单,就是把水搅浑,不管特务处的人干什么,都不能让他们得逞!  时钟终于指向了十一点,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沐幼安所在的听潮阁依然毫无动静,门口悬挂着的“有客”的牌子,依然纹丝不动的挂在那里,丝毫没有动起来的迹象。   戴雨农的心渐渐沉了下去,看来,游无魂不会来了。

  他的脸色无比阴沉,虽然不知道哪里出了岔子,但这件事,处处透着诡异的味道,戴雨农仔细的回想着事情的来龙去脉,但却找不到任何可疑的地方。   除了,除了昨夜那个上海来的赤党意外逃脱。   难道,真的有内鬼?  戴雨农的心中突然一紧,不过,他的心很快放松下来。   不要紧,等那个人回到了上海,沈醉一定有办法,问出那个人逃脱天罗地网的真相!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戴雨农眼睛突然一亮,但很快,他的眼睛又再次黯淡了下去,因为门外响起了茶楼老板林木森的声音:  “沐小姐,我是茶楼老板林木森,您等的人还没来吗?我给您续杯茶吧?”  是林木森没错,这个聚缘茶楼,戴雨农也来过几次,这里的老板林木森号称书画双绝,也算是个风雅之士,戴雨农也有所了解。

  “谢谢,您进来吧。

”隔壁传来了沐幼安柔和的声音。

  门被推开了,林木森走了进来,接着,隔壁传来了倒茶的声音,紧接着,林木森的声音传了过来:  “沐小姐,您可好久没来这边了,怎么,是小店的茶水不合您的口味?”  “林老板客气了,您这边的茶淡雅芬芳,别有趣味,幼安一直都很喜欢,只是小女子囊中羞涩,有点消费不起。

”沐幼安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茶渡有缘人,沐小姐名幼安,与易安居士也只是一字之差,都是世间奇女子,小店怎会漫天要价?以后您来,茶水一律半价!”  那林老板口若悬河,把沐幼安与李清照相比,又给了半价的优惠,还真是个做生意的好手!  “那就多谢林老板了,以后我一定常来。 ”门外又传来了沐幼安的道谢声。

  “那好,那林某就不多打搅了,沐小姐请慢用。

”那林老板告辞,推门走了出去。

  戴雨农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旁边的耿朝忠也皱起了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时间又过去了十分钟,但听潮阁,再也没有人进来,戴雨农的心里,越来越不安,他突然觉得,好像遗漏了什么。 就在这时,窗外突然响起一阵扑拉拉的声音,一对信鸽,冲天而起!  喀喇!  耿朝忠突然推开了椅子,站起身来,快步向外走去,与此同时,戴雨农也是面色大变,快步走向了门外。

  外间里,沐幼安好整以暇的坐在那里,微笑的看着冲进来的耿朝忠和戴雨农,而耿朝忠和戴雨农的眼睛,却同时看向了桌面!  桌面上,茶渍犹存,耿朝忠看了一眼戴老板,突然开口道:  “林老板,就是游无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