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这个“组委会”有猫腻(20110725)+pindao+
情感电台
来源:本站
2019-06-06

[焦点访谈]这个“组委会”有猫腻(20110725)+pindao+

视频截图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焦点访谈):矿山安全事关重大,发现指出安全隐患本是为了排除隐患,实现安全,而有这样一些人,他们的眼光盯着矿山,也热衷于查找隐患,可是,他们在安全检查的幌子下,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那他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貌似正规网站背后却隐藏猫腻陈步军原来在上海经营一家文化传媒公司,2007年加入中国矿山安全系列宣传组委会,后来由这个组委会的秘书长刘晓邀请,负责“中国矿山安全网”的筹办事宜。

作为知情人,他向记者详细讲述了这个网站的运作方式。

刘晓跟陈步军说,只要加盟这个组委会就可以拿到一个主任或者副主任的职位。

组委会在全国设立了30个城市的宣传处,基本上每个宣传处要收取20万到50万不等,甚至上百万;钱付得多就可以当主任,钱付得少就是副主任,不付钱则不任命。 网站权力很大,可以关矿山,可以帮别人开据采矿证,可以曝光矿山安全事故。 既能当官,又能挣钱,巨大的诱惑,让不少人动了心。 一时间,矿山安全系列宣传组委会驻各地宣传处主任副主任的职位成了抢手的香饽饽。 据记者了解,这些花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买官的人,过去有开旅馆的,做小商品生意的,甚至还有道士,没有一个与矿山安全工作沾边的。

由于竞争太激烈,有的职位即使花了大钱也不一定就能买得到。 一位姓张的先生花了130万买浙江矿山安全宣传处副主任职位。

钱交上去了,却迟迟不见组委会的人上门来挂牌,最后才得知,组委会浙江宣传处副主任的职位已经被卖给了别人。

对方告诉他已经把他安排到重庆宣传处,并称重庆矿多,收益比浙江更大。 拉大旗作虎皮对于拿到了任命的人来说,要想收回投资,就得抓紧时机,去四处开展活动。 2007年底,山西宣传处的人来到了大同市灵丘县找到了一些煤矿的矿主。 他们想抓些把柄让企业花钱摆平,但是由于“业务”不熟练露出了破绽,矿主不仅没有掏钱,还上报了当地安监局。

一位安监局的负责人来到现场处理此事。

他告诉记者,当时山西宣传处来的有四五个人,打着安全生产活动的旗号,目的就是跟企业要钱。

这位负责人发现这几个人对安全生产根本一窍不通,国家的相关政策规定也不懂,于是让其离开。 事后,山西宣传处的工作人员将此事向组委会秘书长刘晓上报。

随后,刘晓给大同市发函要求大同安监局副局长武术道歉,要求当地在收到告知函后15个工作日内同中国矿山安全系列宣传组委会联系,说明情况,逾期将按工作程序进行网站曝光。 最后,这件事以大同方面道歉收场。

被撤销好几年的组织却依然在运行2007年,中国矿山安全网上刊发了河南省新安县黄河小浪底一个煤矿的负面报道。

没多久,新安县县委宣传部打电话给陈步军,要求撤销这篇报道,并派人到北京和刘晓沟通,但由于价钱没有谈拢,这篇稿子还一直刊登在网络上。

这个矿山安全网站的曝光台上的一些稿件来源一栏中赫然写着“本站原创”的字样。 而国家颁布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非新闻单位设立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单位,不得登载自行采编的新闻信息”,中国矿山安全网显然不具备自行采编新闻信息的资质。

记者在国家安监总局了解到,中国矿山安全网根本不是其下属单位,他们也经常接到举报,称有人打着“中国矿山安全万里行”的旗号对企业敲诈。

在国家安监总局的网站上,记者看到这样一则公告:2007年上半年,安监总局政策法规司、整顿和规范矿产资源开发秩序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司法部法制宣传司,中国科协联合开展中国矿山安全系列宣传公益活动。

目前这项活动已经结束,根据总局有关领导指示,经研究决定撤销中国矿山安全系列宣传组委会,销毁组委会公章。

这则公告公布的时间是2008年9月23日。 但是此后几年的时间里,中国矿山安全系列宣传组委会和矿山安全网的活动一直没有停止。 时至今日,“中国矿山安全网”依然在运行,只是挂靠单位变成了中国煤炭城市发展联合促进会、中国三农发展中心、《中国矿山安全导刊》(民营经济报社)编委会三家单位。

开价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这些主任副主任职位,为什么卖的挺火?曝光矿山安全隐患,为什么成了商机?这种荒唐的事,既诈骗了钱财,又损害了政府部门的声誉。 但从2007年至今,这个所谓的中国矿山安全系列宣传组委会的活动却一直延续着,这不能不让人们思索,它什么时候才能终结,又该由谁来终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