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非人之力可为
情感电台
来源:本站
2019-06-11

第101章非人之力可为

正在此时,前面的冷秋说:别闹。

江小别追上去,拉着冷秋的手就跑,边跑边冲众人喊:山洞要塌了,快跑!冷秋还以为他在开玩笑,正要甩开他的手,忽然听到后面轰隆一声。

仅一瞬间,山洞彻底塌了下来,仿佛刚才一直努力憋着,就等江小别喊。 而他那一声喊,成了“预备,塌!”的号令。

冷秋见状,忍不住又喊了一声:跑!衙役们不经细想,拔腿就跑。 此时跑的理由太充足了,既为命也为命令。

拿火把的衙役跑在所有衙役前面,为他们照亮道路。 圆润的火球瞬间变成一条横生的凌利的火舌。 那些大家伙们驾轻就熟,跑在队伍的最前面。

跑到大坑时,大家伙们奋力一跃扒住坑顶,徒手爬了上去。

这时,衙役们已经赶来,火光照亮了这个狭小的空间。

在此之前,留守在这里的胖衙役正挨个握着那些大家伙们的手,嘴里说着“辛苦啦,辛苦啦!”。

火光照亮的瞬间,胖衙役看见身边站着一圈巨人,正低着头冲他憨笑。

顿时条件反射般往后一跳,拉开架势准备开干。 不料跳得太猛了,直接坐倒在地。

就好像拉弓射箭直接把弓拉断了,态度可嘉,没什么意义。

这一坐可就起不来了。

恐惧打断了他力量的连续性,分成一股一股,每一股都有时限。

这一股力量全部耗在了地上,即使起来也已形同木人。

下一股力量见上一股冤死,还不知会不会来。 直到冷秋喊了一声“自己人”,他才排除恐惧,重获力量站起来。

在火光的照耀下,表现出一副英勇无畏的状态。

他心里清楚,即使他现在的样子再可恶,对方也不会揍他。 那些大家伙见后面的衙役赶来,二话不说抛下随身携带的藤绳,把他们一串串拔了上来。 胖子仍充满疑惑,出现这样的结果,其背后必然有一个浪漫的故事。

正准备上前打听,只听哗啦一声,山洞崩塌,通往大家伙老巢的通道瞬间不复存在,连那个大坑都被填满了。 在冷秋的指挥下,所有人朝洞口冲刺。

胖子也当即放弃听故事的念头,跟随队伍逃离,他觉得,有时候保留一点好奇挺好的。 洞口的伪装板弹飞了出去,洞里的人一个个几乎是扑出来的。

所谓扑和跳有非常大的区别,跳的状态是竖直,而扑接近于横着,它可以让人的上半身瞬间领先于下半身。

在逃离危险的时刻,人们在最后一步往往情不自禁选择扑而非跳,这样可以最大限度保命。

因为跳的时候,身体处于竖直状态,脚的位置移动就相当于身体的位置移动,倘若脚能逃离则全身都能逃离,反之,如果脚逃不了,那整个身体也就搭进去了。 但如果换成扑,脚若能逃离,那其他部位已经逃离,就算脚不能逃离,上半身也极有可能逃离。

这个很重要,人没了脚和腿可以变成残疾,但上半身的伤害往往是致命的。 冷秋和江小别排在最后,他们刚扑出来,山洞就彻底崩塌了。

互相搀扶着爬起来,发现细心的小衙役已经在清点人数,点完江小别后挠挠头,一脸的不解。 江小别问:怎么了?小衙役说:少一个人。

冷秋大惊,说:知道少了谁吗?小衙役说:问题就在这里,每个面孔都在。

江小别想了想,说:你算你自己了吗?小衙役一拍脑袋,恍然大悟。

江小别说:嗯,有前途。

冷秋说:什么有前途,就是粗心。

江小别说:他在生死时刻还能做到忘我,而一心只想着别人,这是非常可贵的。 小衙役说:嘿嘿,谢谢江爷。 江小别说:多想想自己,少想想别人,你现在的症状需要这样调理,不然你会成为伟人的。

冷秋望着塌陷的一串山地,说:太险了,时间刚刚好,晚一步就死在里面了,我到现在还不敢相信,这种事情只在戏文里听过。 江小别说:你今天成功了,以后你就会被写进戏文。

冷秋说:这山洞怎么会突然塌了,是年久失修吗?江小别说:恐怕不是。 冷秋说:何以见得。

江小别说:你看。 冷秋抬眼一看,瘦衙役所在的洞也塌了。

冷秋说:看来不是自然崩塌。 江小别说:肯定不是。 冷秋说:我明白了。

根据我多年的经验,不是自然就是人为!江小别说:你为一个给我看看。 冷秋意识到自己又出了糗,赶紧转移话题:不见瘦子,他会不会埋在里面了。 江小别说:瘦子留守的位置离那边的洞口比较近,有可能从那边跑出去了。 冷秋说:可是这洞已经塌了,我们怎么过去啊?江小别说:把这当山爬过去。 另一边,那些大家伙们也在忧心,有的嗷嗷哭泣起来,他们也在担心留在家里的伙伴的安全。 唯独首领最安静。 他饿得连哭的力气都没了,下令还是先找吃的。 而且,即使现在他们回去,同伴该遇难的也已经遇难了。 下属并无反对。

从他们的信仰出发,吃是第一使命,饿死是最大耻辱,只要不是饿死都算牺牲。 他们必须马上找到吃的,填饱肚子然后带着食物回去救同伴。

倘若同伴已在崩塌中遇难,那他们的死是光荣的,如果同伴没遇难,饿着等死才是最大的耻辱。 他们现在回去,无非就是和幸存的同伴一起饿死。

根据首领现在的身体状况,他在这件事上必然也会起到带头作用。 为了同伴的荣耀,为了族群的荣耀,找到吃的并带回去才是第一要务。 江小别说完爬过去,衙役们还没动,那些大家们像猴子一样蹿了上去。 他们这是出于本能。 有时候面对疑难境况,耍聪明玩技巧反倒不好使,本能诞生的行为才最行之有效,往往也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 在这里更是如此,只有两条路,要么等死,要么受累冒险爬过去,一切自以为聪明想寻找其他办法的做法都是徒劳,且在想办法的同时便默认选择了暂时留守,这条路若继续走下去,终会并入“等死”的大道。